五百七十八:无极、铁牛奉旨定蜀地(二)(1 / 2)

越王杨素听了十分地高兴,立刻命人摆酒。

段无极走到处边,把自己带来的虎骨酒与虫草酒各搬进来了一坛。

段无极笑呵呵地说“王爷,你老人家就尝尝我带来的这些好酒吧,喝了这酒,保证你的精神与以往大不一样呀!”

这老王爷还就好喝几口,一听说有好酒,他来了精神了。

“好,好!等下酒菜上来了以后,咱们非在一块儿痛饮他几杯不可!”

时间不大,下酒的菜儿就上来了,段无极和铁牛陪着老王爷三个人就喝上了,他们三个先把那坛虎骨喝完了,接着又喝那坛子虫草酒,这老王爷真是海量呀!

最后,三个人还真把这坛子虫草酒饮完了,这老王爷喝了那么多的酒,也没有喝醉呀!

老王爷兴奋地说“嗯!不错,是好酒,如此美酒,比我们四川的酒可好喝多了。

这么多年来,我都没有再喝过这么好的美酒了,真是痛快呀!

你们俩小子就别走了,赶明儿咱们还接着喝!”

那段无极与铁牛也都是海量之人,一见这老王爷留他们,俩个人也是求之不得呀!

俩个人点了点头也就留了下来。

第二天的早晨,两个人刚刚起来,那酒席宴就又摆了上来了。

越王杨素望着段无极笑道“无极呀!你们带来的那酒可真好呀!

昨天咱们饮了那么一点儿,这一晚上我睡得可真香呀!

这早晨起来,这精神头儿可真足呀!以前我有这腰腿疼的毛病,睡了这一晚上,今天起来以后,那些毛病就统统地全都没了,这不是一件好事儿么!

来、来!今天咱们接着喝,我看看这腰腿疼的毛病什么时侯好了吧!”

段无极听了笑道“王家千岁,这蜀地潮湿多雨,回到那京城里,你这老毛病自然就好了!

咱们那京城的气侯你还不知道么,那地方阳光充足,四季气侯也不错的,真是一个适合养老的好地方儿呀!”

越王听了嘻嘻一笑。

“你这么一说,我这心里还真是归心似箭了!

我再在这个地方休养个几天,我就上路,这儿的事儿我就交给你们俩了,你们一定把咱们这蜀地打理好呀!

不然的话,你们俩小子可对不起我呀!”

段无极听了嘻嘻一笑。

“王爷放心吧!俺段无极决不背弃这蜀地呀!

如背此言,下辈子让我做狗!”

杨素听了哈哈大笑。

“好、好!有你这句话,那我也就放了心了。

来、来!咱们坐下继续饮酒!”

二个人在这越王府里一住就是七八天呀!

几个人天天在这王府里饮酒,这段无极再也没有提过那老王爷的归京之事。

常言说,酒逢知己千杯少,就话儿可一点儿也不假呀!

喝着喝着,三个人还真喝出感情儿来了,三个人成了那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。

又过了三天,那越王杨素才决定回京城了。

杨素把自己的兵符令箭等物都一一地交给了段无极,然后带上自己的所有财物就起了程了,这些财物可真是不少呀!

足足地装满了五十辆大车才装完呀!老王爷坐上带棚儿的马车,带着家眷,在兵士们的保护下他上了路了。

段无极得到兵符令箭以后,立刻给那李渊写了封密封,说明了一下自己现在这里情况,也把那越王回京的消息通报了一下。

写好以后,段无极命人以六马百加急的快马送往京城。

那越王杨素还没有到京师呢,那李渊就把所有的消息给彻底地掌握了。

李渊得到那消息以后哈哈大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