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5章 神之签名(1 / 2)

众神世界 永恒之火 8855 字 5天前

“你……”阿拉莫惊呆了。

看到魔法光幕的观众们也惊呆了。

所有人都被苏业赤裸裸的拍马屁行为惊呆了。

太直接粗暴了。

但是,众神喜欢!

“我这就用羊皮卷重新抄写一遍,献给太阳神殿。”

苏业说着,取出空白羊皮卷,抄写完整的曲谱,写上“致帕洛丝”,并在最后写上“阿波罗”。

安德列再一次看向观众席上的欧肯诺。

欧肯诺脸上的笑容消失,双目空洞,两手轻颤。

安德列再一次看向评委。

有几个评委满头冒汗,偷偷去看欧肯诺,但得不到任何回应。

安德列微微低下头,后背被汗水打湿。

音乐比赛和其他比赛不一样,其他比赛都是凭借硬实力,有相对精确的标准。

音乐比赛完全靠评委打分。

评委只要准确指出问题,就可以给较低的分。

欧肯诺和安德列原本认为,苏业虽然暂时获得能力,但整个过程有很多地方不完美,评委完全可以给低分,最后只要平均分稍低于安德列一点就可以,不会太过分。

但是,苏业太狠了。

直接写上太阳神的名字。

如果是小比赛也就罢了,可皮提亚大赛的全过程都在太阳神甚至众神的注视下。

苏业把这么一首顶级的乐曲献给太阳神,万一给出低评分,太阳神突然降下神赐甚至神谕,神殿必然会维护太阳神的威严,支持苏业第一,然后彻查评委。

结果显而易见。

但是,万一有那么极小的可能,太阳神不在乎呢?

少数几个评委相互看了看,面部的肌肉轻颤。

苏业把最后的羊皮卷递给阿拉莫。

阿拉莫恭恭敬敬捧着羊皮卷,仔细盯着看不懂的曲谱,然后指着那个弯弯曲曲的符号。

“苏业,这个少女符号是什么意思?”

苏业听着有点蒙,高音谱号或者说g谱号怎么成了少女符号,古希腊人想象力这么丰富吗?

苏业灵机一动,道:“实际上,这是根据我心爱的少女的形象简化的符号,这个符号,就叫做帕洛丝高音谱号吧。”

全场响起羡慕的呼声。

不仅命名乐曲,还命名重要的符号,如果这个五线谱被正式使用,那个叫帕洛丝的神秘少女必然会名留后世。

一段优美的传说就此展开。

阿拉莫和观众盯着苏业。

这个苏业也太会撩……不对,是满腔真爱。

面对这样的满腔真爱,没有少女会拒绝。

阿拉莫继续恭恭敬敬捧着羊皮纸卷,转身望向评委。

“诸位评委,请依次点评并给出评分。”

阿拉莫望向排名第一位的首席评委,奥德里奇。

一位充满传奇色彩的艺术家、音乐家、作曲家、竖琴演奏家、诗琴演奏家和竖笛演奏家。

也是一位极少数曾经夺得五个大赛会的音乐冠军的人。

在当今音乐界的地位,堪比魔法界的柏拉图、戏剧界的埃斯库罗斯、体育运动员中的海格力斯。

他对苏业最终的评价,决定了之后所有评委的走向。

就是他,在满分100分的评分中,给出卡考尔91分,但给了安德列93分,奠定了安德列的优势。

苏业望向奥德里奇。

他也是在苏业演奏完后,神色冷静的人之一。

花白的络腮胡包裹半个面庞,鼻梁高耸如山顶突出的悬崖,双目幽深,流露出艺术家独有的忧郁气质。

他面前倒扣着一张白银框蜡板,上面是他已经写好的分数,只等最后评判之后,亮出来。

奥德里奇戴着魔法胡子,轻声一叹。

“我必须要承认,魔法的力量超乎想像,竟然让一个并不懂音乐的人,突然创造出如此美妙的乐曲,获得如此高超的琴技。”

大量观众的笑容消失,这个评委的神色以及语言语气,似乎和预想中的完全不一样。

“关于努力坚持和思考方法之争,我认为,两个人的话都有道理,没有对错之分。音乐不只有高与低两种声调,世界不只有黑或白两种色彩,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聆听一些不同的看法,也要承受意外的结果。如果我们总认定自己的判断绝对正确,一旦出现不同的结果就愤怒、反对、辱骂甚至攻击,那么,只能证明我们还需要提高自身。”

许多人轻轻点头,不愧是音乐大师,说话不偏不倚。

好像有点反对安德列的意思。

但安德列面色恭谨,虚心受教的样子。

奥德里奇话锋一转,道:“我承认这首乐曲的优秀,也承认苏业同学的努力和思考,只不过,我个人不喜欢苏业拿我所信奉且最敬爱的音乐之神阿波罗做文章。你大可以说这是你的原创,甚至可以说感谢魔法的力量,等比赛之后,你再献给太阳神殿。但是,在比赛完成之前,你做出这种举动,我个人不赞同。当然,这是你的自由,只是我并不喜欢。”

众人疑惑不解,怎么又开始反对苏业了。

安德列嘴角微微挑起。

“同为音乐之神阿波罗的神眷者,我应该说一些公正的话。就如同我之前说的,有人会觉得不舒服,有人会觉得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,但,身为一个音乐家,我必须要对音乐忠诚。”奥德里奇正色道。

所有人静静地盯着奥德里奇。

奥德里奇沉思一会儿,才抬头道:“我一开始在蜡板上写了95分,但,最后还是改了。之所以改变,是有多个原因。”

“第一,我们音乐家不应该提倡这种借助魔法和他人力量获得冠军的行为,这符合大赛规矩,但违背我们对音乐的忠诚,违背我们内心的道德。”

一些支持苏业的人轻轻点头,这个老人的话的确很有道理。

但是,也有许多人对奥德里奇流露出厌恶之色,明明是安德列逼苏业做的,对苏业高举道德大棒批判,对安德列的行为却一字不提。

“第二,无论是乐曲还是演奏,都蕴含安德列的力量,也就是说,这场精彩的表演,实际上苏业和安德列的合奏,那么,谁占的比例大一些呢,不言而喻。”

更多人的人跟着轻轻点头。